当前位置:首页

首页 ->> 新闻系统 ->> 学员交流 ->> 正文

也谈李杜

作者: 时间:13-10-12点击数:

陈继智

 

李白和杜甫是我国古代最为著名的、影响最为深远的诗人。古往今来,人们多喜好将他们相提并论,更有学者对他们进行比较。有“扬杜抑李”者,有“抑杜扬李”者,也有“李杜并举”者。第一个高自标举杜甫超过李白的是元缜,他认为杜甫博大深广,兼收并蓄,同时又说:“至若铺陈终始,排比声韵,大或千言。次犹数百,辞气豪迈而声调情,属对律切而脱弃凡近,则李尚不能历其藩翰,况堂奥乎!”唐代诗人韩愈立即为李白平反:“李杜文章在,光焰万丈长。不知群儿愚,哪用故谤伤。蚍蜉撼大树,可笑不自量。”明胡应璘:“李杜二公,诚为劲敌。唐人才超一代者,李也;体兼一代者,杜也。”这都是“李杜并举”的呼声。解放后,郭沫若在《李白和杜甫》中完全是旗帜鲜明的扬李抑杜。

李白和杜甫的诗作孰优孰劣,暂且不谈。这里仅对李白和杜甫的为人作个比较。我个人认为杜甫的胸襟、学养、做人的厚道都在李白之上。

让我们来看看李杜的互赠之诗:《沙丘城下寄杜甫》、《不见》、《春日忆李白》、《天未怀李白》、《梦李白二首》、《赠李白》……从内容上看,李白对杜甫是淡笔宕过,其情意以及对杜甫的评价都未落实处。请看《沙丘城下寄杜甫》:“我来竟何时?高卧沙丘诚。城边有古树,日夕连秋声。鲁酒不可醉,齐歌空复情。君思若汶水,浩荡寄南征。”这首诗作于 746 ( 即天宝四年 744 ( 天宝三年 ) 春,。第二年秋,两人又在东鲁会面。他们情投意合,亲密到“醉眠秋共被,携手日同行” ( 《与李白同寻范十隐居》 ) 的地步。不久两人分手,杜甫西去长安,李白也东游吴越。此后便再未会面。这是明眼人都可得出的结论。杜甫对李白是肯定是崇敬甚至是依恋,是对这个天才朋友的理性定位。如“李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,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”(《饮中八仙歌》),“白也诗无敌,飘然思不群”(《春日忆李白》)这首诗由杜甫所作,抒发了对李白的赞誉和怀念之情,同时也充满着对李白诗文深深的赞美。“世人皆欲杀、吾意独怜才。敏捷诗千首,飘零酒一杯”(《不见》)。一往情深的是杜甫听说李白流放夜郎便寄诗《梦李白》,听说遇赦便写《天未怀李白》,可见他对这位天才朋友牵挂依恋。还有如下两首词题诗作 : “饭颗山前遇杜甫,头戴斗笠日正午。借问别来何瘦身,总为作诗太辛苦”,这首《戏赠杜甫》大约作于公元 746 年(天宝五年)秋天李白与杜甫在兖州最后一次相遇时。此诗幽默诙谐,甚至滑稽梯突,类似于打油诗。“秋来相顾尚飘蓬,未就丹沙愧葛洪。痛饮狂歌空度日,飞扬跋扈为谁雄”,这是杜甫的《赠李白》,总结了李白入仕求隐两落空的一生,这是对其狂放飞扬性格的生动写照。就李杜的互赠之诗,应该说体现了李白的飘逸潇洒和杜甫的深厚博大,若说李白对杜甫不够尊重,评价也未落实处,一方面是其性格使然“我本楚狂人,风歌笑孔丘”,对圣人口吻尚且如此 ; 另一方面李白与杜甫交往之时,全唐诗录杜甫诗二十首,皆为高迈如《望岳》之作,沉郁顿挫风格尚未形成,其评价当然不会落在实处。况且在“高迈”的层面上,李白其实也不作第二人之想。而李崔之比,李、孟、杜写岳阳楼之比,只有风格迥异之比,决无意境高下之分。诚如王国谁所说:“窗帘闲挂小银钩,何尝不如落日照大旗,马鸣风萧萧也”。俗语亦云 : “萝卜白菜,各有所爱”。

写词类题材,李白不如杜甫。李白登黄鹤楼见崔灏的《黄鹤楼》而惆怅离去: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灏题诗在前头。后来终被他在金陵找到了登高咏怀的绝佳处,写下《等凤凰台》:“凤凰台上凤凰游,凤去台空江自流。三山半落青天外,两水中分白鹭洲。吴宫花草埋幽经,晋代衣冠成古丘。总为浮云能蔽日,长安不见使人愁。”此诗似有仿崔诗之嫌。其尾联不如崔诗尾联“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”有张力,有普世之认同感,因李白是对仕官的落寞,而崔灏则是永远的乡愁。至于孟浩然、李白、杜甫同写岳阳楼之作,杜诗更是上品。孟浩然的《望洞庭湖赠张丞相》:“八月湖水平,涵虚混太清。气蒸云梦泽,波撼岳阳城。欲济无舟楫,端居耻圣明。坐观垂钓者,徒有羡鱼情。”前半阙不愧盛唐气象,而后阙则乞求富贵已落下乘。李白的《与夏十二登岳阳楼》:“楼观岳阳尽,川同洞庭开。雁引愁心去,山衔好月来。云间连下榻,天上接行杯。醉后凉风起,吹人舞袖回。”这是夜郎遇赦后的作品,一如既往的是一种自大,一种飞扬跋扈,总觉少了一种顿挫,一种收敛后的张力。杜甫《登岳阳楼》:“昔闻洞庭水,今上岳阳楼。吴楚东南坼,乾坤日夜浮。亲朋无一字,老病有孤舟。戎马关山壮,凭轩涕泗流。”首联、颔联开阔宏丽处不让孟李,颈联转窄个人遭遇,尾联又宏阔为家国一体,真是沉郁顿挫,曲尽其妙,浩瀚如洞庭之波。

任何伟大的作品都有其两难结构,不是只有杜诗的沉郁顿挫使作品有张力,李白的代表作总是飞扬潇洒与悲哀惆怅参半,让读者亦陷于两难之中:“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”、“五花马,千金裘,将儿唤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”(《将进酒》)“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”,“但见悲鸟号古木,雄飞雌从绕林间,又闻子规啼,夜月愁空山。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,使人听此凋朱颜”。(《蜀道难》)。这些声音高古中见苍凉,凄哀中夹狂放,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无疑是盛唐强音。

李杜文章在,光焰万丈长。上至庙堂,下至江湖,远至海外,自古及今,只要是华人的世界,莫不受其人文的浸润。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,在机遇与挑战,生存与发展并存的今天,怎样解读李杜,从中吮吸有效的养分,正当中年的我感慨良多。

纵观李杜诗篇,无外两大情结:一日求仕,一日求隐。这不正是《周易》以来敷衍的儒道两家之文化核心传统,所谓达者兼济天下,穷者独善其身,“内圣外王”,内外双修,方能与社会和谐而同步发展。

像李白那样,“美人如花隔云端”(《长相思》),“闲来垂钓碧溪前,忽复乘舟梦日边”“却下水晶帘,玲珑望秋月”(《玉阶怨》),向高处看,超越现实中很浮浅的物欲私利,追求美好,追求古。象杜甫那样,“不河西蔚,凄凉为折腰”(《官定后戏赠》),不汲汲于富贵,不戚戚于贫困,在逆境中保持自己的君子操守。

更重要的是学李杜的那种民物与的胸襟和济世的情怀。“许身一何愚,窃比稷与契”“当今廊庙具,构厦岂云缺。葵倾太阳,物性固莫夺”,“至君舜尧上,再使风俗淳”(杜甫《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》)。出自对世界上至爱至善至美的本能追求,杜甫把个人感情与伦理价值合一,表现了“以天下为己任”的不懈追求。“穷忧黎元,叹息肠内热”(引文同上),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土俱欢颜”(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),安史之乱后,杜甫无论是在颠簸流离的自京赴奉先的途中,还是小憩于茅舍,念念不忘的是“黎元”。若是现在的公仆,不计个人得失,关注国计民生,则中华之崛起,指日可待矣。“梁王宫阙今安在?牧马先归不相待…东山高卧时起来,欲济苍生应未映”(李白《梁园吟》),“三川北虏乱如麻,四海面奔似永嘉。但用东山谢安石,为君谈笑静胡沙”(李白《永王东巡歌》)。《梁园吟》写于被唐太宗“赐金放还”理想失落之时,《永王东巡歌》写于安史之乱中。可见无论是放逐还是国难,李白都是不计个人得失以社稷为重,匡世济民是其永远的追求,这亦是自屈原以来的“虽九死而不悔”的诗魂、民族之魂。

我们不仅要学李杜匡世济民之高度,民吾同胞,物吾相与之广度,还要学其待人之温度。“杨花落尽子规啼,闻道龙标过五溪。我寄愁心与明月,随风直到夜郎西”(李白《闻王昌龄左迁龙标,遥有此寄》)。“主称会面难,一举累千觞,十觞皆不醉,感子故意长。明月隔山丘,世事两茫茫”(杜甫《赠卫八处士》)。千载之后读此,仍感人涕下,不能自已。进而扪心自问,若有这样换心的朋友,岂不甘愿为其驰骋。用以当今,便是最好的人脉,交往则如沐春风,做事业可做大做强。